南雀

© 南雀
Powered by LOFTER

也青/养狐道士

满足自我的产物。想看老夫老妻甜蜜蜜的日常x。

大概是在一起之后的小故事x

后续可能会有点儿羞羞的啥。丢死人了哇靠。各位看官手下留情,任何丑都是我的丑任何错都是我的错,希望我的拙笔不会让他们掉粉。虔诚。

养狐道士

Part 1.

 眼瞅见人进了浴室,又打磨砂玻璃后瞧见那么一点湿淋淋的香艳来,王也断定诸葛青开始洗澡了。反正是在一起了,想偷看嘛来日方长,咱还有正事要干。

 洗澡嘛,就得专心致志的不是?就用不着术啊卦啊的了不是?好机会。于是方才还佯装土豆瘫在沙发上的道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了起来,一把捞过诸葛狐狸留在茶几上的手机。

说起来诸葛青和姑娘聊天从来不避着他。人家光明正大的撩完就跑不负责,不骗财不骗色,这叫生活情趣嘛,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何况诸葛青也不是啥青菜萝卜都往篮子里捡,狐狸也挑口的么。不合心意的就玩消失,遇着漂亮姑娘也没见哪个能让他两个小时以内回消息的。也许这是传说中的欲擒故纵吧,反正王道长不懂。

王道长就是觉着,嗯,没那么简单。这狐狸太能撩,除非亲自瞧瞧排查一下他那些联系人,王道长还真放不下心来。

平常想动狐狸手机那可是门都没有,不过,机会这不是来了么?

等等。王道长盯着解锁屏幕上的魔方。????嘛鬼?谁家解锁手机设置个魔方来拼的?还是一面二十五格的那种?

成吧,什么妖魔鬼怪也拦不住咱。

一边捏诀算卦,一边转动那鬼玩意儿,王道长好歹是开了挂的。等到拼出六个面,王也顿觉心力交瘁,仿佛二十年阳寿交代在这了。不过这也说明问题----狐狸这么小心地防着手机,难不成真有啥见不得人的事儿?

王也哼哼唧唧地翻开通讯记录。

这一翻还真翻出事了。

“小狐狸,你的技术真是让人难以忘怀,哪会儿还有空不,咱再切磋切磋?”

王也盯着这消息老半天,越读越不对味儿。

小狐狸?那是你叫得么!技术?啥技术?切磋…..

老王敏锐地嗅到一丝丝奸情的味道。

再瞅瞅这联系人。好嘛!头像,脸蛋这么俏身材这么正的一姑娘!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哼哼。让我逮着了罢!

Part 2.

诸葛青哼着小曲儿洗着澡,突然觉得头皮发麻一阵冷意。怎么回事?他心头转过千万个不好,慌忙给自己卜了一挂。

四个字,大难临头。

干,干嘛?

他伸手关了水,刚想出去跟王道长探讨商量求个教,就听见王也贼阴沉的嗓音喊他。“诸葛青。”

诸葛狐狸多精啊,马上就懂了。哦,大难在这儿等着他呢。他手机搁在外边啊!虽然不清楚王也到底因为啥生气,但如果他真打开了自己手机.....那让他生气的事儿可多着。

咕噜。狐狸吞了吞口水,考虑现在假装继续洗澡逃这一劫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太大,他都关了水了不是?再说,洗了半个多小时,再泡就泡浮了。唉….。

要快,超快。诸葛青拽了架子上的浴袍一裹,拉开浴室的玻璃门,一猫腰就要往屋里头钻。

“道爷,我先换个衣服……”

王也也不搭话,门框里头倏地斜插出了一块木板。诸葛狐狸跑得急,一脑门磕上去。

“别,这么穿就行。方便。”

在劫难逃啦。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嘛。

诸葛青揉着脑门,一点点挪着靠近王也。嘶嘶地抽着凉气,极力假装刚才那一下撞得狠,试图唤醒道士心中对狐狸的关爱之情。

王也扒开他挡着额头的手。只红了一点,看起来还是他自己用力搓出来的。没事儿,这东西就是欠揍。

“你行啊,诸葛青。你到底外头勾搭了几个?”

“就一…….”

“嗯?”

“一二三四五六七…….”诸葛青默念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但他也不太清楚王也指的勾搭是到哪个层面的“勾搭”。毕竟留电话也算勾搭,拉小手也算勾搭,打个啵也算勾搭,那啥…….也算勾搭么?“八个…吧?”

啪!忍无可忍。王道长一巴掌招呼在狐狸屁股上,吓得狐狸捂着屁股跳开老远。

“干嘛!这是我人身自由么!又不伤天害理……”狐狸一肚子委屈,咋的?平常不也这样,你管也不管,干嘛突然拿这个说起事儿!欺负人不是?好歹咱也是武侯排百年不见的传奇继承人,哪能让你这么欺负了?成吧,打一架,用男人的方式……算了吧。诸葛青想了想之前几次交手。唉,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狐狸肚子里头弯弯绕绕转了不少小心思,王道长就简单多了-----今个怎么着也得给这玩意儿长长记性!

 



哇靠妈呀丢死人了。满足自我x后面可能会有点羞羞的东西x


评论(7)
热度(96)